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基层要闻
爸爸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
翟树全的女儿 翟全一
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23 11:41:09 打印 字号: | |
 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爸爸总是来去匆匆,一天忙个不停。我曾天真地问妈妈:“为什么很少见到爸爸?”妈妈总是说:“爸爸是法官,事多。”我懂事后,感到爸爸仍然那么忙,家人总是聚少离多。因为爸爸忙,家里活自然就都落在妈妈一个人身上。看到妈妈那么辛苦操劳,我感到很不公,时常在爸爸面前抱怨,可爸爸常常一笑了之。妈妈却安慰我说:“孩子,妈妈把家操持好,爸爸就会安心干工作,我们不能影响爸爸的工作。”听了妈妈的话,我似懂非懂,但内心里对妈妈十分佩服。

  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。从1996年开始,我走进了学校。上学应该说是一件很高兴的事,可对于我来讲,却不是那么乐观,学费就是一大难题。小学、初中时学费需要600多元,那时,爸爸工资才800多元钱;高中时,我学费2000多元,而爸爸工资虽然涨了,但也不过1700多元,妈妈又没有工作,这点工资维持基本生活开销都困难,无奈只好去别人家借,以后慢慢还。

  哈拉海是生产毛葱、大蒜、辣椒的“三辣”基地。秋天一到,为了补贴家用,爸爸和妈妈有时会用手推车从村里种植户家拉回好几大袋子毛葱,晚上就用剪子剪掉毛葱的头,之后再送回去。剪一斤两毛钱,剪几百斤,才能赚到几十元。我从不吃零食,上学时除了书包,还随身带着一个袋子,碰见矿泉水瓶子、废纸壳等就捡起来卖钱,补贴学习费用。

  家里虽然很清贫,但爸爸有时会给没人赡养来告状的老人回家路费,或者直接领到家里住两天。曾经有人提出给爸爸提供物质帮助,都被爸爸婉言谢绝了。我也曾看到过有人到我家扔下钱、放下东西就走的事情,可爸爸妈妈总是追出去,撕撕扒扒地硬是还给人家。

  说实话,当时我很不理解,认为爸爸胆小,法官当得窝囊,让我们的生活过得如此艰难。我曾经问过爸爸:“你为什么这么做?”爸爸深有感触地对我讲:“法官是为老百姓主持公道的,收了人家的钱,拿了人家的东西,案子怎么办?谁还相信法律?苦点、穷点不怕,只要我们自己努力,一定会改变的。”虽然爸爸说得在理,可我心里还不是特别舒服。说真的,在同学面前,我有个法官爸爸,确实很有面子,但我羞于领同学回家;有段时间,我最想有个MP3。特别是看到同龄人有些东西我没有时,心里很难受。我从来没有出过远门,大学报到的那天,为了节省路费,爸爸妈妈没有送我,我是只身一人来学校的。在校园中看到别的新生一家三口,爸爸拿东西,母女牵着手,说说笑笑,我真的好羡慕!

  2012年毕业参加工作后,我才真正了解了爸爸的工作,特别是媒体的报道和人们的赞扬,让我更加理解了爸爸。20多年了,爸爸不仅承受工作的压力,也承受心灵的压力,这种感受,虽然藏在爸爸心里始终没有说,但我能读懂,更感同身受。

  我为有这样的爸爸感到骄傲!我为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感到自豪!
来源:人民法院报
责任编辑:吉林省法院新闻与信息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