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风采 > 视频点播
走基层-我在基层当干部:翟树全 上班是法官下班是“宅男”
  发布时间:2012-05-28 11:34:00 打印 字号: | |
  继续“走基层我在基层当干部”系列报道,我们继续关注乡村法官翟树全。在吉林省农安县哈拉海法庭工作23年来,翟树全承办的2400多件民商事案子中,大部分都是农村的养老、离婚、债务等纠纷,利用自己的经验、执着和调解技巧,老翟调解成功了90%以上的案件,拥有“调解能手、全国优秀法官”等称号。不过,在邻居们的眼里,老翟还有个外号叫“宅男”。当然,这个“宅”是住宅的宅,“宅男”指的是那些常年呆在家中,不愿意出去应酬交际的男性,一个天天与当事人打交道的法官怎么被人称为“宅男”了呢? 翟树全宅居的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呢?为此本台走基层记者石云松来到了翟树全的家。

  “宅男”,是邻居们观察了翟树全二十多年后,私下里给他取的这个外号,从哈拉海法庭下班,翟树全骑上自行车,十几分钟的路程,就到了自己的家,在这个家里,没有最常见的水龙头,没有热水器,甚至没有一件最基本的厨房电器。

  翟树全今年52岁,在黑龙江省绥化地区农村长大,他大学的专业是中文,从绥化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后,成为一名乡村教师。因为喜欢法律,又自学考取了法律大专文凭,1989年调到农安县人民法院哈拉海法庭当上了法官,从此就在哈拉海村买房定居下来。在吉林全省的法院系统内,翟树全是唯一一个23年一直吃在农村住在农村的法官。我们到他家采访的时候,翟树全的妻子开口说的头一句话就是,日子过得穷,让人笑话。

  翟树全还讲给了个笑话,让记者听起来有些心酸,作为一个法官,他的女儿在大学里居然要申请贫困补助。

  翟树全:我就遭到了我这些朋友我这些亲属严厉抨击,所以你说,我们孩子申请困难补助的时候,回去之后,跟我们老师说,也感到很为难,要说你家不困难吧,听你说的还挺真的,要说你困难你爸你看档案上,他爸又没死,又得填上是法官,谁信,后来我就跟我孩子说,我说如果学校领导,老师给你评上,就评上,评不上就克服这困难,咱们没解释清楚。 我真解释不清。

  到如今,翟树全的女儿在大学里都是依靠勤工俭学来弥补学费的不足,以至于每到开学的时候,翟树全都不敢去送送孩子。

  翟树全的母亲在癌症晚期疼痛难忍,需要止痛的杜冷丁,但是按规定,杜冷丁必须住院才能开,而当时母亲为了给翟树全减轻压力,坚持不住院,忍痛走完了最后人生路程,这成为翟树全心中一直无法抚平的伤痛。

  其实,哈拉海法庭管辖着8个乡镇,这8个乡镇中,翟树全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头顶国徽,坐堂问案的人,曾经有人提出,愿意给翟树全提供物质帮助,但是翟树全都拒绝了。

  翟树全:人家给我什么捐赠也好,或者对我有什么物质帮助也好,假如他说,老翟啊 我有个亲戚有点难题。帮帮我忙。 你说所说的帮忙怎么帮忙,你不帮这忙,咱不讲究,咱要帮了这忙 原则你怎么办,对方当事人的利益,所以就不给他们这个机会。我说非常谢谢,我们家什么都不缺。

  对于翟树全的清贫,有人感叹 有人钦佩,也有人不理解甚至是怀疑,为了改善生活,翟树全选择了另外一个途径,院子后面的一块空地被他开垦了出来,种上了庄稼,还喂养了几只鸡,翟树全解释,多干家务活,弥补对亲人的愧疚,这就是他下班后愿意宅在家里的理由。

  就这样,宅居农村23年里,翟树全承办的2400余件民商事案件当中,没有一件错案、没有一件超审限、没有一件激化矛盾。

  翟树全:我要是商人的时候,我就想做买卖啊,我要是农民,我就想把地种好,那么今天咱们选择法官你就要一定法官最主要的天职就是公平,为啥我们的法规上面有秤,咱们扛起来就让它持平,要不让,你就给人家放下,让别人来扛,自己扛就扛好。
来源:中国网络电视台
责任编辑:吉林省法院新闻与信息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