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风采 > 视频点播
走基层-我在基层当干部:一波四折的离婚案调解成功
  发布时间:2012-05-25 15:00:46 打印 字号: | |
  今天的《走基层》我们将连续第五天关注吉林省农安县哈拉海法庭的法官翟树全,老翟今年52岁,原来是一名乡村教师,后来自学法律考取文凭,至今已经当了23年的基层法官,管着八个乡镇的案子。在前几天的节目中,我们发现老翟调解案子很有一套,无论是养老、离婚、还是债务纠纷,他总能从纷繁芜杂中拎出一根线,让事情朝好的方面发展。昨天的节目中,老翟就为一对闹离婚的夫妇进行调解工作,几经周折,女方态度有所转变,调解工作也看到了成功的希望,没想到因为男方的几句话,女方离开了调解现场,调解工作一时陷入低谷。接下来,老翟会怎们做呢?

  翟树全在调解中发现,每一次男方的表态,都导致女方离开现场,显然,男方的话没有说到女方的心坎上去,那么女方需要的是男方怎样的一个表态,怎样的一个承诺呢?

  女方的沉默让周围的人都跟着着急,法庭工作人员和女方的亲戚也都做起了女方的工作,面对周围人的劝说,女方提出,给她十分钟的时间考虑。

  十分钟后,女方会做出一个什么样决定?趁着这十分钟,翟树全叫走了男方,让他赶紧给女方写一个保证书。

  翟树全:写这个保证书,保证书以前我常常用的这种办法,这个保证书能起什么作用呢?对于男方有个警示作用,有个提示作用。再一个就是女方在不充分相信她丈夫能不能改这个问题上,如果有了这份保证,这不是她进有进路,退有退路。

  一份保证书,就这样一字一句地出炉了。这份保证书能否挽回这个婚姻,翟树全决定跟在男方的后面,观察女方的反应。保证书交到了女方的手中,周围的人都在等待着女方的答复,并不停地为保证书上的内容做出各种解释。但女方撕碎了保证书,也撕碎了周围人的期望。翟树全这时也走到了远处。

  翟树全:暂时脱离这个现场 我就要重新整理我的思路。重新要整理思路,包括组织语言,也在寻找新的突破口,看看借助于他的双方的亲戚,他们谁能起到什么作用,就得重新整理了,就像一个指挥官在一个战场上,我这种进攻方法失败了,我马上要修改作战方案,随时调整部署。

  女方为何要撕碎保证书,翟树全分析,问题不在写保证书的方法上,而是出在保证书的内容上。

  翟树全:他这个男方只是写啥呢,以后我只管种地,只管干活。你当家,你把钱我听你的,我再对你不好,你可以离婚,女的认为很苍白无力,很肤浅,没说到点子上,所以就把它撕掉了。

  在分析问题的同时,翟树全又捕捉到了这样一个细节。

  翟树全:我就什么时候捕捉到一个微小信息呢?老瞅他婶子,我不想回去,我不想跟他过,我烦他,这话就不像原先那么刚性,就有点弹性了。证明我认为她转变了,她拿定主意,需要她婶子帮她拿定主意,不是这样的话,她不会瞅。

  翟树全调整了策略,他和女方的婶婶沟通后,一唱一和地提出,既然对男方的保证书不满意,就由她自己来写这个保证书,对男方提出具体的要求。这时已经是下午一点,这起离婚案的调解已经整整持续了5个小时。

  翟树全和女方婶子的配合起了作用,女方跟随翟树全回到了办公室,让女方来写具体要求,女方写在保证书上的内容具体了很多,要求也整整提出了十二条。

  看到男方在保证书上签了字,女方随即提出了撤诉,小俩口一起离开了哈拉海法庭。翟树全总结说,他调解案件的第三个体会就是,心里要有一杆秤,知道案件能调解到什么程度。特别是离婚案件,要从蛛丝马迹中了解到当事人真正的心思,为双方争取最好的调解结果。正是因为如此,20年来,他办理的2400多件案件,调解成功率超过了90%,只有不到10%的案件需要开庭审理。
来源:中国网络电视台
责任编辑:吉林省法院新闻与信息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