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风采 > 视频点播
走基层-我在基层当干部:粮食直补款纠纷 叔侄俩闹上法院
  发布时间:2012-05-23 15:39:39 打印 字号: | |
  “走基层·我在基层当干部”继续来看乡村法官翟树全的故事。据翟树全自己统计,他受理的案子90%都成功进行了调解,只有10%的案子进入庭审。这一天,翟树全受理了一起因为粮食直补款引发的纠纷,叔叔是原告,为了从侄子手里追讨粮食直补款,他两年来多次上访,村里和镇政府多次调解没有成功。现在,叔叔干脆一纸诉状,把侄子告上了法院。案子送到翟树全手上,翟树全想再努力调解一下,他能调解成功吗?来看本台走基层记者石云松的报道。

  他就是被告姚占生,他的爱人正在为他成为被告而生气。

  姚志江说,自己十几年前把责任田转包给了侄子姚占生,没想到这几年,国家的土地政策发生了很大变化,粮食价格涨了,惠农政策越来越多。过去种地要缴的农业税费都没了,反过来国家还给农民发种粮补贴,并且把这补贴的钱直接打到种粮农民的账户上,因为姚志江当时在外打工,他的地是侄子在种,账户开的是侄子的名字。现在姚志江把责任田收回来了,但是账户的名字两年一直没有改过来,每年2000元的直补款就归了侄子。听着叔叔的话,我们感觉侄子在这件事上有点过份,当翟树全把双方都叫到村委会,我们才发现,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。

  侄儿姚占生说,叔叔姚志江以前生活窘迫,并欠下大量债务,说好自己帮他还债,作为报酬,姚志江将自己的田地转包给了他。合同期满后,自己提出要按现在的市场价继续转包,没想到,叔叔不仅不同意,反而以低于自己开出的价格转包给了其他人。他承认这两年的直补款的确没有给叔叔,一方面是因为憋了这一口气,另外他也觉得自己才是占理的一方,他说要算起老账来其实叔叔还欠他钱。

  翟树全明白,各级政府之所以不能调解成功,就是叔侄之间抓住双方大大小小的经济往来,都觉得自己是吃亏的一方。农村法庭,涉及千家万户,受理的案件琐碎乃至细小,但是矛盾交织复杂。像这个案子,不仅包含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转让问题,国家土地政策的调整问题,还包括双方家庭内部的经济往来问题,这些问题说上三天两夜,也是说不清道不明。翟树全调解的窍门是,抓住主干。

  翟树全认为,这起纠纷的主干,其实是因为国家的政策好,叔侄俩都想把这块地用好,把日子过好。而叔侄纠缠不断的成年老账其实是枝桠。翟树全了解到,这两年,叔叔来回上访,根本没时间种地。侄子这边因为纠纷也几乎耗掉了主要的精力。翟树全告诉他们,再这么僵持下去,其实两个人都吃亏,谁的日子也过不好。

  在翟树全的劝说下,双方答应各退一步,无据可查的账一概不算,有据可查的账让村干部当场算个明白,经过一个上午的查账,村干部算出了一个数字,除了提留款之外,十年中叔叔一共欠下侄子四千多元。

  姚志江急了,如果再算上提留款,他得欠侄子八千多块,这可比侄子欠他的多多了。

  翟树全和村支书一人一句,最后姚志江终于认下了这个帐,作为侄子的姚占生也做出了一个高姿态。

  口头的协议已经达成,翟树全拿出了纸和笔,把口头协议落实成白纸黑字的调解协议书。双方签了字,摁下了手印,一起整整持续了两年多的纠纷就这样调解成功了。
来源:中国网络电视台
责任编辑:吉林省法院新闻与信息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