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风采 > 视频点播
走基层-我在基层当干部 翟树全:解开当事人心里的疙瘩
  发布时间:2012-05-22 14:12:11 打印 字号: | |
  21日我们看到翟树全调解一起农村的赡养纠纷,四个子女不愿给付赡养费,经过翟树全的调解,其他的三个子女都同意了调解意见,唯独小儿子,不仅不同意,而且情绪激动,他们父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翟树全如何解开他们心里的疙瘩,继续来看本台走基层记者石云松的报道。

  在调解中,翟树全发现,老牟家的纠纷主要集中在老人和小儿子之间,在之前的调解中,小儿子几次情绪激动,都让翟树全压了下去,最终在翟树全主导下形成了一个调解意见。

  这个方案得到了老人和其他三个子女的认同,调解书也已经写好,到了要签字的时候,小儿子突然情绪激动起来。

  看来,小儿子心头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,这个时候,翟树全不是再一味地制止他,而是和他单独谈谈。

  原来,按当地农村的规矩,老人一般是和小儿子住在一起,房屋和土地也是由小儿子继承。但是牟新田老人和小儿子一直相处不好,小儿子告诉翟树全,因为和父亲关系紧张,以致于他不得不离开父母,住进了老丈人家,这就让他在村里一直抬不起头来,更让他难受的是,他听说父亲还打算(把)本应该留给他的房子给大哥。这让他觉得不公,心里一直窝着火。

  在了解了小儿子心中的疙瘩后,翟树全就宅基地的归属问题,给了老人和四个子女一个明确的答复。

  翟树全告诉记者,他做好调解工作的一个体会就是,要找到案件的症结。农村的赡养案件,虽然看上去头绪很多,其实大多数是儿女觉得老人对待子女不公平造成的。他的窍门是,从“心理平衡”方面下功夫。儿女们如果心平了,气顺了,掌握时机,趁热打铁,10个赡养案件9个能调成。翟树全当着四个子女的面,批评了牟新田老人几句。

  最终小儿子一家也同意了翟树全提出的调解意见,并且在调解书上签上字,摁下了手印,这既是履行手续,也是为了防止调解出现反复。一起赡养纠纷就以调解的方式结了案。出门前,翟树全还把自己的联系方法留给他们。

  翟树全了解到,牟新田老人的大儿子有脑血栓,住的也是两间小仓库,小儿子如今住在老丈人家,两个女儿家境也是十分贫寒,老人的住房依靠子女一时难以解决,翟树全把这个问题反映给当地镇政府。镇党委书记当场答复,他们正在考虑解决牟新田老人的住房问题

  在离开高家店镇政府后,翟树全回到哈拉海法庭,一起因为粮食直补款引发的纠纷正等待他去调解,作为原告方,已经几次上访到政府各级部门,村里和镇政府也几次派人进行调解,都没有调解成功,那么翟树全又将如何调解呢,明天请继续关注乡村法官翟树全。
来源:中国网络电视台
责任编辑:吉林省法院新闻与信息中心